这里Eurya,ID是翻书随便取的,称呼随意。贴吧时代曾用名白狼,现在这么叫我也可以(
大体上是嘉隆万博爱党;李春芳8年粉,由于粮太少已经养成了杂食的习惯
LOFTER上主要发明朝嘉隆万相关史料/脑洞/摸鱼画

中间因为种种原因脱坑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复健中

------
也搞scp基金会相关,主阵地在wikidot。(如果真有人能跨圈看到我摸鱼请催我去翻译!)

欢迎私信/提问qwqqq

2021年的首次营业是给大洲的生贺

一个神话AU的大洲菩萨(x)

服装姿势有参考敦煌造像

李赵新摸鱼!嘉靖三十一年左右,身处鄙远之地的大洲与回乡路上的春芳

------

你是我身外 化白云任去来

推开孤城万里 吹渡春风几千载

我是你途中 有青山撞入怀

不动声色 见你如是才自在

——银临/河图《是风动》


莫名觉得《是风动》整首歌的歌词都很契合李赵233


隆庆九猫图

——隆庆九相拟猫化

(画猫猫好难但是快乐)

p1可以猜猜哪只猫是哪位阁老

p2标了名字

【拼命打tag】

迷失(李赵)

(伪)意识流短打,背景是嘉靖四十年大洲被赶回家的前夕 

换了一个画风的李赵,借酒浇愁愁更愁的两人,各有各的颓法

我真的不会写文1551


------

赵贞吉喝得有些醉了,两腮和眼睑上飞起一片红来。他用手撑着额头坐着,看着对面的李春芳把油灯的火光拨得更亮了一些。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十几年前,同样是在石鹿家里,同样是他喝得脸红,而石鹿神情柔和地抿着酒。忽明忽暗的火苗拉扯着两人的影子和流动的时间,仿佛下一秒石鹿就会转过头来笑着问他有没有听过玉脂灯台的故事。

——如果不是他刚被罢职、将要离京的话,可能今晚这间屋子会久违地热闹一番吧。

一时盛气本该已经被酒浇散,但太阳...

摸了猴年马月心猿意马组合石鹿和大洲!

(圆大洲一个剑仙梦233)


也祝各位考生顺利!

大洲保佑你一路高中!石鹿保佑你独占鳌头!

✧٩(ˊωˋ*)و✧

又是春芳的信,涉及大量春芳和大洲朋友圈中人,因此放上来存档用x

来自《贻安堂集》卷十


与古陵沈道长[1]

       聚首神京,过承道谊之爱。熏蒸所及,不言而喻,益弟者多矣。至于情款真寔,不假藻饰而意气自符,信有非漫然论交者可比也。别来忽将弥岁,光阴屡迁,而所志未有底泊,言之汗颜。兄登岸久矣,来教亦以此为念,何耶?南翁师行[2],𠙶峰兄出入不常[3],继以梦坡公有留院之擢[4],大洲洛村南屏诸公一时并迁谪[5],而东华兄近亦迁广南[6],同心星散,不胜踽踽,以此念兄益切也。西吴兄近至[7],少觉不孤。然耿耿一念...

《贻安堂集》里石鹿写给大洲的信及其他

无逻辑吐槽和碎碎念预警


早上看见 @琴河感旧 整理的大洲写给果子的信,顺手翻出贻安堂集打了一下嘉靖二十九年果子给大洲的信:


与赵大洲馆丈

       黠虏深入,拥兵要贡;盈庭之言,谁执其是?当此时,微我公仗义昌言,鲜不蒙耻城下矣。正直刚方之气,炳炳朗朗,塞天地,昭日月,可以为国家两百年养士之报。其曰为僚寀重者,亦小之为说也。自我公行后,斯道益孤,日为先事之防,而其计愈繁,其绪愈乱,其说愈长,其蠹愈甚。其为宗社无疆之谋者,果何如哉?公别时常以谨言见诲,芳切佩之,今不免放言者,对公言故也。曩在...

居士传三十九 赵大洲传

 可以当故事看,更加玄学神妙的大洲事迹。


--------


       赵大洲,名贞吉,字孟静,四川内江人也。母余氏,梦二小沙弥,一衣缁,一衣白,牵衣求托处。缁者先执母袂不脱,而大洲生;既而白者复来,而小洲生。小洲名蒙吉,字仲通。两人即三四岁时相爱也。每相引入坡谷僻处趺坐,抵掌语,闻人声敛容默然。或密听之,不辨也。诘之,不告也。少长并博通群书。大洲年二十学禅,时与小洲闭户习静。既居母丧,悟哀而不伤之体。两人先后中乡举。及大洲成进士,小洲遂不复应试。明世宗朝,大洲官翰林,与四方豪杰讲习,廓摧俗学,发明本...

尝试画场景的大翻车!(惯常的纸片人画风)

从左往右是春芳、大洲、董份和严讷。


来源:

《贻安堂集》卷十《答浔阳董宗伯》:“回思间者二老昏夜猝至中舍,扣扉大呼,惊我绝倒,胡可得也?”

这是严讷退休之后,春芳写给董份的信,回忆了他们曾经一起聊天吹水的快乐时光(x)

没错,信里没有提到大洲,大洲是我自己加的(x)


好像在不同设备上看颜色会有偏差……不知道怎么调,如果看到画面一片泛红或者一片泛黄真是非常抱歉……

笔记小说中形象崩坏与迷惑行为段子(?)大赏

主嘉隆万,其他时期的如果特别有趣的也会摘一下。可能有不定期更新。

这里放的主要是笔记小说(县志家谱也有可能出现)里面让我头上长问号的段子,本着独迷惑不如众迷惑的态度在这里堆着。

顺序不分先后,看到啥放啥,类似于剪报集(?)

---------------

1. 丁元荐《西山日记》(涵芬楼本)天数:赵文肃贞吉大拜时引镜自照曰:“赵大舟也会拜相,可见天下人有命。”

(……)

翻到了一条补充,大洲更萌了:

李贽《焚书》卷二,复焦弱侯:“赵文肃先生云:‘我这个嘴,张子这个脸,也做了阁老,始知万事有前定。只得心闲一日,便是便宜一日。’”

(所以你对老张的脸有什么意见吗)...


1 / 2

© Eur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