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Eurya,ID是翻书随便取的,称呼随意。贴吧时代曾用名白狼,现在这么叫我也可以(
大体上是嘉隆万博爱党;李春芳8年粉,由于粮太少已经养成了杂食的习惯
LOFTER上主要发明朝嘉隆万相关史料/脑洞/摸鱼画

中间因为种种原因脱坑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复健中

------
也搞scp基金会相关,主阵地在wikidot。(如果真有人能跨圈看到我摸鱼请催我去翻译!)

欢迎私信/提问qwqqq

春芳的奇妙民间故事二则

来自《兴化市民间文学》

把民间故事当au看,也是没谁了x

刚好和群里的民间故事讨论合拍啦(?


其一 金叶名帖(来看严党春芳)

严嵩权势很大,求见巴结他的官吏络绎不绝。按照官场惯例,拜访的人,要先投一张名帖,由门馆转到内厅,让他看看是什么人,然后决定见与不见。李春芳也不例外。但是,李春芳用的名帖与众不同,它是用金叶子做的帖子,很美观,另外用纸写上自己的名字贴在金叶子上,既值钱,又漂亮。他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是严嵩见到金帖,就知道李春芳求见,立即就可以接见;二是李春芳深知严嵩手下人贪财,当严嵩看过名帖后随手一丢,手下人马上就会把金帖子抢去,名字一撕,只要金子,这样拜见不留一点痕迹。后来,当严嵩事败被抄家时,只查到其他官吏求见时保留下来的名帖,唯独没有李春芳的名帖。皇帝认为李、严没有来往,李春芳一点没有惹上祸。由此可见李春芳拜访严嵩在名帖上用的心计。


有趣的是,这个故事在清代赵吉士的笔记《寄园寄所寄》里也能见到,但讲主人公换成了董份:

《寄园寄所寄》卷一囊底寄技巧,“赤金柬字”条。

董浔阳份与严嵩同朝,每过嵩辄用赤金镂姓名、缝红绫作柬,嵩以为尊敬之也。阍人利具金,每一传执,即取金去;后嵩败,董独免交通律。(《啸虹笔记》)

汪曰桢《南浔志余》亦引之,云:“按此事盖恶董者饰言之,当嵩柄国时,朝士孰不投刺,安得便指为交通耶?倘金字偶有存留,则交通之律转难免矣。智者似必不出此。”庸按越人以此为丁方轩都转事和珅时所为。和盛时,投刺者无虑,万亿不减分宜,方轩何独为此?或即浔阳事而附会为丁荔墙。所谓恶之者饰言之近是。

(换成董份的话……违和感就少了很多x)


其二 偷龙换凤(来看万历的身世之谜)

一天,李春芳的夫人养了个儿子,皇娘养了个丫头。这时皇帝感到岁数已大,生太子没有指望了,就暗地里跟李春芳商量,悄悄地互换刚刚生的婴儿,不许走漏风声。李春芳巴不得这样做,哪有这样好的美事呢,不费力气得天下嘛!连忙说:“谨遵圣命。”于是,皇帝就叫太监偷偷把小公主去跟李春芳换了个男娃娃进宫,神不知鬼不觉的,这叫偷龙换凤。

皇帝假儿子长大,就是真太子,名正言顺地就是皇帝了。

十年后老皇帝归天,这个“太子”继承帝位,五更三点大登殿,文武百官朝拜当今。李春芳上早朝,照例三跪九叩首,就是有一点,使小皇帝生疑,每天早朝过后,大臣们都一个个的退朝了,而李春芳呢,却总是最后一个走。临走时,还掉过头来朝皇帝望一眼。小皇帝有点蹊跷,就问皇太后:“为什么老宰相每天退朝总是最后一个走?为什么临走又回过头来朝我望望?”皇太后怕泄露机密,就含糊其词地对小皇帝说:“老宰相上了年岁,颠颠倒倒,我看还是让他免朝把,让他早点回家享福吧!”小皇帝觉得母后的话似乎有些道理。于是就钦赐老宰相免朝,不久就让李春芳告老还乡,回到兴化欢度晚年。

(忽略时间线的偏差,)结合“黑心宰相卧龙床”可知,太后把老张的女儿给了春芳养,自己又抱走了春芳的儿子(x)

隆庆:?明明应该是我的儿子,怎么感觉从头到尾没我事


评论 ( 12 )
热度 ( 33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Eury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