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Eurya,ID是翻书随便取的,称呼随意。贴吧时代曾用名白狼,现在这么叫我也可以(
大体上是嘉隆万博爱党;李春芳8年粉,由于粮太少已经养成了杂食的习惯
LOFTER上主要发明朝嘉隆万相关史料/脑洞/摸鱼画

中间因为种种原因脱坑了很长一段时间,目前复健中

------
也搞scp基金会相关,主阵地在wikidot。(如果真有人能跨圈看到我摸鱼请催我去翻译!)

欢迎私信/提问qwqqq

李春芳年谱(半成品)

春芳生日快乐!

来不及准备生贺,就拿之前整理的年谱来充数(x)

(其实甚至还没有整理完,也没怎么校对;业余人士在业余时间做的业余事,如有错误和遗漏请见谅)

(对移动端可能不太友好)

(不知道是否还会被吞)

[图片]
疯了lof逼我搞二维码

------

一些和年谱无关的话:

之后使用LOFTER的频率会越来越低了,如果以后还有整理或产出,也主要堆在我的wikidot站。一方面三次比较忙,对于嘉隆万不会再像去年那样投入那么多精力,看到的零碎很多就在wikidot上一放了事;另一方面LOFTER的新界面太难看了我忍不了审查和推送机制让它越来越不适合作为一个存档的平台(或许从一开始我就...

2021年的首次营业是给大洲的生贺

一个神话AU的大洲菩萨(x)

服装姿势有参考敦煌造像

首辅传里老张的一些表情包

(最近忙起来了就鸽了上色qwqqq)


P1 “居正颊赤。”《嘉靖以来首辅传》高拱part

P2 “而居正独夷然不屑也。”《嘉靖以来首辅传》张居正part

P3 “居正面发赤,不能答,干笑而已。”《嘉靖以来首辅传》张居正part

P4 “居正怒甚。” 《嘉靖以来首辅传》张居正part

P5 “因伏地而哭。”《嘉靖以来首辅传》申时行part

P6 “居正惧,掩耳。”申时行part


P7 附赠小申

“时行不可。”《嘉靖以来首辅传》张四维part

李驎《书王世贞首辅传后》

又名元美春芳塑料姐妹情实录x(狗头)

来自《虬峰文集》卷十九。

李驎是春芳的后代,一个典型的明末遗民,他的《虬峰文集》还招来了一场文字狱……可能是无法忍受《首辅传》里春芳的传被徐老师占去了一半,李驎忍不住跳出来battle。吃瓜群众虽然对他放出黑料的真实性表示怀疑,但这种事情确实喜闻乐见x

毕竟曾经是禁书,《虬峰文集》的印刷质量实在堪忧,很多字看不清只能用□替代。

其中对比的首辅传文本来自 @王家屏的六必居酱瓜  ,感谢屏太!


------

以下正文:

书王世贞首辅传后

艾东乡曰:“近代文士以修怨而无君者,太仓王世贞也。岂可论哉!世贞父死国法,...

春芳的奇妙民间故事二则

来自《兴化市民间文学》

把民间故事当au看,也是没谁了x

刚好和群里的民间故事讨论合拍啦(?


其一 金叶名帖(来看严党春芳)

严嵩权势很大,求见巴结他的官吏络绎不绝。按照官场惯例,拜访的人,要先投一张名帖,由门馆转到内厅,让他看看是什么人,然后决定见与不见。李春芳也不例外。但是,李春芳用的名帖与众不同,它是用金叶子做的帖子,很美观,另外用纸写上自己的名字贴在金叶子上,既值钱,又漂亮。他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是严嵩见到金帖,就知道李春芳求见,立即就可以接见;二是李春芳深知严嵩手下人贪财,当严嵩看过名帖后随手一丢,手下人马上就会把金帖子抢去,名字一撕,只要金子,这样拜见不留...

中秋快乐/(提前的)瑶泉生快!

送上一轮赛博纸月亮

是月下美人了x


兴化游记

拖延症到现在才把照片理完orz

终于趁着周末去了趟李春芳的老家兴化,打卡了很多想去的地方,体会到了啥叫被春芳淹没不知所措……当然兴化可看的不只是春芳,相信郑板桥粉和大闸蟹粉(?)也能在此找到极大的幸福x


那么

长文预警!多图预警!

------

这次兴化行主要是在市内,没有去看镇上的垛田和生态公园。我比较感兴趣的各类园林故居、旧址遗迹散落在大小街巷内,所以也够我跑的了(虽然可能是疫情缘故,很多展馆都没有开门qwqqq)

去看的主要是春芳、宗臣、高谷相关,看到有关吴甡、施耐庵、郑板桥、李鱓等人的也会放上来。

还特别找了一下太岳后人在兴化的活动痕迹233


第一站是兴化市博物...

之前说好要搞的鹤袍春芳跳舞

本意是想让春芳在嘉靖的修仙现场跳舞,但配上这个背景看起来像是在炼丹爆炸的火灾现场求雨(x)

衣服形制啥的真的不懂,鹤的姿势有参考,请多包涵orzzz


一则春芳笑话

《笑笑录》卷四:

李阁学楠言其世祖文定公春芳状元及第,明世庙甚眷重,超拜翰林学士,同侍讲严讷、中允董份俱直西内撰文,赐一品服。时六部尚书无一品服者。一日候朝午门外,文定衣赐衣趋入,六卿于棕棚下望之色动。郑端简公晓口占绝句云:“翰林学士信看夸,新赐宫袍一品纱。可惜六卿身上鹤,一朝飞向别人家。”诸公皆大笑绝倒。


(阿文你也这么皮?)

(脑补了一下站在遮阳棚底下等待的杨博吴山等六部尚书看到穿着仙鹤纱衣的春芳一路小跑径直进入殿中,被迫集体恰柠檬,纷纷老脸一绿,这个场景有点好笑)


这段居然还能在贻安堂集里找到对应:《贻安堂集》卷二《赐大红织金仙鹤纱衣谢表》,春芳在里面讲到自己身为四品却受...

蔡铁鹰:李春芳、吴承恩交往述略(节选)

这篇新发表的看似正经的论文几乎集合了李春芳和吴承恩之间的所有高糖,实在令人惊喜。这里摘录了论文中集中讲述两人交情的部分,并加了一些吐槽。论文不足的地方有二,一是一些稍加考证就可以发现的错误使得这篇文章似乎更适合出现在非正式的扒料场合而非学术刊物上,二是糖浓度过高,读来令人齁得慌……(怀疑是作者觉得不能他一个人被齁才写的这篇文章233)


------

以下正文:


坊间不知何人,不知何时,将李春芳与《西游记》、吴承恩扯在了一起,本属猜测,且无实证,无端造出了《西游记》研究中的一个谜团。但歪打正着,却让我们发现了李春芳与吴承恩确有交往,与《西游记》有间接关系,也算得上...

1 / 5

© Eurya | Powered by LOFTER